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宁海县

 

关闭
该网站正在建设中……

“微政务”创新社会管理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1-08-30 00:00:00 | 浏览【871】次
    一种仅仅140字的互联网文字应用,正悄然为中国政府的社会管理创新进程注入活力。
    8月25日,来自北京、浙江、广东、云南等1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150多名政府官员、学界专家、媒体人齐聚杭州,就政务微博与社会管理创新、突发事件如何用好微博、微博时代官民如何良性互动等话题展开讨论。
    从2009年国内各大门户微博测试版上线,到这次由人民网、腾讯网联合主办的首届“政务微博与社会管理创新高峰论坛”,两年间,中国的微博用户以爆发式增长接近两亿,毫无争议地成为用户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应用。以各级政府机构、官员为主体注册的政务微博,也已从个别尝试发展为遍地开花,凭借其“秒互动”的传播优势,成为政府倾听民情、沟通民意、服务民生,提升社会管理水平的全新尝试。
    “微风潮”悄然来到
    杭州,坐在会场一角,河南省新郑市副市长刘五一边听着台上“突发事件如何用好微博”的讨论,边用手机点评着嘉宾的发言:“早讲话,会讲话,讲实话。”这条微博数秒钟后出现在会场的大屏幕上,并迅速被场内和场外的人转发、讨论,成为“微政务论坛”话题传播链的一部分。
这名现年50岁的副市长在微博上拥有6.6万多名“听众”。他在微博上讨论政务公开,与网友聊天,也向听众们热情推荐新郑的大枣和旅游景点。
    如今,通过开设微博与公众进行互动,已经成为许多中国官员与政府机构的选择。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政务微博地图》显示,这股风潮从2011年以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公布的“十大政务机构微博排行榜”和“十大公务人员微博排行榜”,广东省公安厅和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蔡奇分居榜首,其“听众”数量均在百万以上。相关统计显示,目前,听众数量在10万以上的党政机构和公务人员微博,已达689个。
    “这些高人气的政务微博或以亲民、务实的姿态与群众侃侃而谈,或以生活化、职能化的姿态为群众提供服务,在网民中塑造出一个个鲜活且具服务精神的政府机构和公务人员形象。”一位专家这样评论。
    “微力量”改变政风
    微博上,出生于1955年的蔡奇被网友称为“蔡叔”,而他则常常以“同学们”亲切回应。
    在浙江衢州市柯城区搭建的微门户“柯城微风”上,区委书记祝晓农女士被网友以“农姐”相称。这里,不仅可以关注“农姐”的微博,更有柯城基层机构、公务人员数百个微博“一键收听”。
    无论是“蔡叔”还是“农姐”,通过微博,“官员和百姓拉近了距离,增强了互动,增进了了解”,祝晓农说,在微博上发言“一定要多讲老百姓的话,一定要用平等对话的语气”。
“政务微博要走近民众,就得改变自己,改变我们的学风、网风,甚至政风。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务微博实际上促进了政府行为的变革。”蔡奇对此深有体会。在他的身体力行下,浙江省组织系统的干部90%已有个人微博。
    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认为,中国政府的治理模式正在经历着深刻的转变:由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改变,由单一的经济建设型向公共治理型转变,由手工作业向电子政务转变。而政务微博正是对这种转变的有力推动。
在不少地方的实践中,政务微博显示出不可小觑的力量。今年6月以来,黑龙江发生百余起入室盗窃案件。省公安厅用微博进行报道,查缉案犯、发布警方提示信息,获得很好的效果。甘肃省卫生厅将5000个专家微博和1000个行政微博都搞了一个微博圈,“老百姓打开网页,咨询问题非常方便”。
    今年3月日本地震后引起的“抢盐风潮”中,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对蔡奇说:“蔡部长,现在全省在哄抢食盐,请省领导关注。”蔡奇回复:“请继伟省长关注。”很快,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在微博上说:“已部署”,并告诉网友,“盐会有的,请参阅浙江在线”。
    在蔡奇看来,政务微博,就是一种社会管理的机制创新。“它体现了公开为先、服务当头、群众路线、良性互动”。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的意见》,把“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写入文件,明确了政务公开的方式、手段、程序、流程,“这正为政务微博提供了用武之地”,汪玉凯说。
    “微政务”任重道远
     此次论坛的主题被设定为“微言大义,舆通政和”,这是对当下如火如荼的政务微博作用的概括,也是论坛组织者的美好愿望所在。
    不过,仅仅有愿景,并不意味着“微政务”的未来一片坦途。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研究报告表明,虽然政务微博在促进互动、提升社会管理水平方面有着诸多进步,但仍存在一定的欠缺,真正通过微博平台进行政务沟通的习惯尚未形成,微博关注度及影响力也有待提高。统计显示,在政务机构微博中,微博信息发布数在100条以下的情况占60%,而发布数量在500条以上的只占8%。
    此外,部分官员及研究者对政务微博的可控性、实用性也心存疑虑。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单光鼐就呼吁:“对其社会作用还要观察,不能估计过高,要作相对准确和客观的评价。”开微博总要面对一些过激、虚假言论,这样的压力令一些基层官员却步。黑龙江省公安厅宣传处副处长胡学军坦言,黑龙江警方与有关方面合作开设了3100多个微博账号,但不少微博现在还没有激活,原因在于“个别的领导同志有担心”。“最近我们采取一些办法,要求一些派出所分局必须开通。促使你跟群众去沟通,去建立联系。”胡学军说。
越来越多的官员正在渴望了解、学习微博。据了解,浙江省委党校今年将“微博与领导工作”列入官员脱产学习班的必修课。去年下半年,北京市委党校也开始为一些干部补习包括微博和MSN在内的新媒体技能。
     蔡奇认为,互联网上尽管有骂声,不中听,“但是我觉得为政者应该有这个胸襟,要看到,多数网民是善意的。通过互动我们可以对照镜子寻找不足,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消除误解,增进社会共识”。
    “微博只是一个工具,谁都可以利用,我们不用,别人也会用。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我们要冷静分析,切不可一棍子打死。正确选择应该是管用并举,以用促管。”蔡奇说。
    汪玉凯建议,对于政务微博账号的维护和管理“应当建立起相应的工作流程与工作机制,对资料收集、发文方式、发文时机、互动方式等进行有效的设计,设专人负责应对舆情”,这样,才能使政务微博真正起到良好的作用,把政务微博用好用实。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认为,未来,政务微博的发展有必要从初级阶段的“粉丝”崇拜走出来,转向促进解决民众实际利益问题的体制、机制的建立和健全。“如果能通过政务微博,理顺民众的利益表达、诉求机制,理顺解决社会矛盾的通道,可能意义更大”,他说。
    (据《人民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